陳詞啊

年轻人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
主vc曲拟,达拉厨呀 ,蓝雨郑轩厨
,CP名字小天使
的陳詞啊。

all达知乎体丨 你认为最温柔的人是怎么样的?

all达 你认为最温柔的人是怎么样的?
知乎体
BL预警

@匿名回答:

谢邀。

本人是一名学生,年龄和颜值我就不说了吧怕说出来伤自己的心,是一位女生。

我高一刚搬来这个城市学习的时候,住在我对门的邻居看到我一个人搬行李,就好心帮我把车上很多重物都搬上了楼。这个邻居我们就叫他D吧。

D有一头栗色短发,头上翘着一根十分显眼的呆毛 ,总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过臀衬衫,黑色长裤,有些像贵族。他的右手手臂上缠绕着纱布,是在那天他帮我搬行李的时候挽起袖子我才看到的。

因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他对我也很热情,并且年龄看上去也很相仿,所以我们就成为了朋友。

我们搬完行李之后,一起坐在了楼梯口间聊天。我感谢了他一番之后,他摆摆手说没关系,开始介绍自己。

我才知道D是跟我一个学校的校友,比我大了一个年级,是个高二生。我顿时有些找到亲人的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随后我想去收拾一下新家,D提出想帮忙,我便没有推脱,一块收拾。

我看到他右手挽起袖子露出的手臂绑着绷带,我问他是不是受伤了。D说,这个是旧伤,很久以前为了帮助一个朋友而弄的,现在有一条疤痕在那个伤口处,怕吓到别人所以就用蹦带缠着。

肯定很疼吧?我这么问。

那个时候没想那么多,一点都不疼的。D这么回答道。

这应该就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吧?我这么暗暗的想着。

因为都住在对门,还是同校的校友,所以我们每天几乎都是一起去学校。

第一天去学校走到大门口的位置时,一个黑色短发的男生突然跳出来扑在了D的身上,嘴里一直很高兴的喊着D的名字。D很无奈的揉了揉男生的头发,让他先放开。

这个男生我们叫他Z吧,他平常挺嗜睡,只有看见D的时候有精神。

Z放开D之后,D就给他介绍我的来历和基本身份,他向我问了一下好也介绍了一下自己我们就一块进了校门。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他有一瞬间看向我的眼神貌似带有一些敌意。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我在升学的暑假就做足了高中生的心理思想,可在面对新的知识和庞大的作业量还是让我颓了个废。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下课铃声一响起没多久我就马上扔笔兜里揣着饭卡就随着大部队冲向饭堂抢饭吃。

在我打完饭后拿着餐盘正考虑着要坐哪儿的时候,我看到了D坐在靠窗户的那一排,正想过去打个招呼问问能不能坐一块儿的时候。大概四个男生就坐了过去,我摸摸鼻子,坐在了他们的后桌。

原来他的朋友这么多的吗?

在我快吃完的时候,我正要端起碗喝汤。抬头就听到D来一句:

“阿J你又戏弄我!”

随后好几阵风在我旁边呼过。我转过头去,只看见D正追着一个灰色短发的男生,两个人一路追打到食堂门外。随后原本一起坐在那边的剩下三个人也跟了上去。

看这个语气,应该不是什么朋友的样子?

经过了下午的煎熬,终于到了晚自习的时间。寻堂的老师刚走,我正琢磨着一到数学题,突然旁边坐下来了一个人。我转头一看,D抱着几本作业笑着看向我。

由于晚自习要保持安静,我撕下了一张草稿本上的纸开始与他传纸条。

『你怎么来了?不怕被发现吗?』

『没关系,我觉得你第一次来没什么认识的人可能会有些孤单,所以就来陪你了。』

看到这句话,我承认我有点小感动了。

再后来的纸条聊天中,我了解到中午吃饭时那个男生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个男人我叫他J吧,J和D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两人从初中撕到高中,做过同桌也同舍过。可能是因为性格的差距与观点的磨合不当,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总是不好。

J有一个家族,他是最小的那个,从小就受到宠爱。

都说他们相性合不来,但是有一次我回女生宿舍的路上时,看到D被有点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绊了一跤,膝盖都被磨破了。我正想赶上去的时候,J突然从我身后跑了上去一把抱起D就往医务室去。

所以说,其实关系还是很好的嘛。

高一的时光说不长也不长说不短也不短的就这么迷迷糊糊混过去了。

寒假的时候我去D的家里写寒假作业,发现他家里坐着一位我不认识的男生,顿时就有些束手束脚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写作业,打了个招呼后大气都不敢出。

D好笑的帮我们两互相的介绍了自己,这个男生衣着争气,翡翠色的眼睛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D。我其实很想吐槽他的帽子,因为……

实在是一顶小绿帽啊……

之后的聊天里我隐约得知了D手上那条疤的来源,虽然大部分都是靠猜,但也算是得到了一个整体的故事。

这个男生我们叫他L。

D和L是在高中认识的朋友,一次在校门口检查学生仪容仪表的时候,不远处起了一点小争执。本来还可以好好调解,但是因为双方的争吵太过激烈,以至于开始动武。

那天学校路边在修下雪时被冻裂的水管,推拉之中L不慎摔倒,D眼疾手快的垫住了他,手臂就摔在的一根很锋利的断水管上。

想到这里我的右手臂也不禁感到了一丝不存在的疼痛。

虽然现在是好了,但是我注意到L总是无意识的盯着D的伤口处,眼里一直弥漫的应该是的愧疚吧。

可能还有别的东西?

我觉得D对人处事都是一种很温和的态度。

他让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和学校里最先感受到了朋友和温暖的感觉,我或许是喜欢上他了吧,或许也只是我多想了,我们一直保持着邻居兼朋友的距离。

高中的时光看起来很漫长,真正经历的时候却发现如此短暂。D要毕业了。

他毕业晚会的那天我偷偷去看了,很多人都在舞台上表演,也有表白的,唱歌的,甚至公开吐槽老师的都有。

D上去之后只是轻轻哼唱了一小段歌词,我却觉得万分好听,只恨当时没来得及录下来。我只记得他那时的衣着亦如我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黑色领带。一头栗色的短发上散落着一些没有拍掉的彩带和荧光粉。

生机盎然的绿眸像是在发着光,他直视着整个操场的人与夜空。

我的心脏好像被什么敲了一下。

他被他的那些朋友簇拥在一起,好像在说着什么。因为舞台灯光的反射,我看到了他眼角隐隐约约的泪花。

我无声的说了一句毕业快乐,随后悄然离去。


在升上高三前的那个暑假,我接到了老家的电话,因为各种手续办好的原因,我看可以会老家继续读高中了。我听完后却是有点犹豫,可这是在我来的到这个城市就说好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我没有把我要回去的事请告诉D,而是自己一个人收拾好行李箱,背好书包坐出租车去往机场。

过完安检之后我正要去拿行李继续往前走时,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当时我一阵恍惚,回头的时候看见D气喘吁吁的站在安检栏外侧看着我。

他问我是不是要走了,我点了点头。

没等他说什么,我开始大声的向他说着我一直以来都想对他说的话。

“谢谢你在我一个人的时候会陪着我!”周围的人群渐渐来回穿过,我怕他看不到我,努力的朝他挥着手。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你要好好的!”

人流渐渐增多,我往后退了几步,他往前走了几步。

我很犹豫要不要把这句话说出来,可是当我看向他的眼睛的时候,我好像失去了这个勇气。

我跳起来向他挥手:“再见!”

人流有些拥挤,他稍微被挤开了一点,却也在向我招手回应。我听见他的声音:

“我也要谢谢你!在那边要交到新朋友,你也要好好的!再见!”

我好喜欢你呀。

可是你身边已经有了许多的勇者,虽然你不知道,但你总有一天会看到的。

我转过身,一直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落。

人流把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与视线分割开来,我想他应该已经看不到我了吧?可我没有回头去看。

时隔多年后我再想起这些,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一阵触动。

他应该过得安好,这就够了。

你这么温柔,值得被真正对的人温柔相待。

end

谁是谁自由心证吧……
希望能有评论!!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