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詞啊

年轻人想了想,他说陛下我叫……
主vc曲拟,达拉厨呀 ,蓝雨郑轩厨
,CP名字小天使
的陳詞啊。

曲拟大侦探01

很久以前的存稿
嗯。

【郊区一所偏僻幽冷的合租公寓里,一名房客离奇失踪。怪事随即接踵而至:卫生间里传来阵阵微弱的呼救声,一向乖巧的宠物狗半夜疯了一样的狂吠,掉在地板上的东西像是有生命一样抖动,公寓里时不时传来的恶臭…剩余的五名房客生活在深深地恐惧之中。直到一天清晨,偶然之间他们发现了属于这栋房子的秘密,这却从此成了他们噩梦的渊源……】
【嫌疑人锁定
话唠先生,房东
弟控哥哥,总裁
天真无邪,正太
网红主播,女神
颓废离职,白领
沉默寡言,作家】
【六人之中,隐藏着真正的凶手】
“哇这个……玩这么大吗?恐怖特辑啊?”没吃药吐槽。
“感觉蛮好玩的。”诗人说。
“女士优先,四重,你先去选吧。”阴阳说。
“好吧,我看看……”四重翻看了一下角色箱,“好像只有一个女生,那就这个吧,女神好了。”
“没吃药是话唠,我帮他拿了。”七重说着,从箱子里拿了两个卡,“我选白领。”
“七重顺便帮阴阳把总裁和正太拿一下。”诗人调侃道,“明显说的就是他和葬葬嘛。”
“我是不介意。”阴阳耸肩。
“没意见……”葬歌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最后剩下的作家就是我了。”诗人拿会了自己的角色卡,“希望下期玩的开心。”
「角色卡」
主播网红 女神——四重罪孽
沉默寡言 作家——深夜诗人
天真无邪 正太——葬歌
弟控哥哥 总裁——阴阳先生
颓废离职 白领——七重痼病
话唠先生 房东——今天没吃药(侦探)
今天的案件是在郊区一栋偏远的公寓,众人在找走丢的狗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条从未注意过的密门,打开之后,一阵恶臭传来,众人顺着台阶下去,发现了早已死亡多日的甄房客。
“节目组真是…我的天,越来越没下限了”没吃药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面前的尸体,人体模型上被从头到尾涂上了一种近乎于黑色的暗绿,身旁竟然还散落着几只苍蝇的模型,“这做的也太恶心了”
吐槽完之后整了整领子,跟一旁报案的七重说:“来,把嫌疑人都给我带上来”
“噗嗤,你这演的两种情绪也变的太快了吧。”七重看他一秒切换成严肃的耍酷模式,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接受能力强不行啊,本神探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没吃药摆摆手演出很不耐烦的样子,“就小七这种没事就爱贫侦探的最像凶手”
话还没说完,传来阴阳的声音:“你给我跑慢点,摔倒了怎么办”
两人一转头,葬歌在前面小跑着,阴阳跟在身后一脸紧张。
没吃药控制不住的笑出来:“这两位是?”
“叛逆期小葬和叛逆期小葬的家长”七重吐槽阴葬两人道。
没吃药笑了笑,顺着葬歌的话:“你的名字是……?”
还没等葬歌说话,阴阳一下子挡在没吃药和葬歌之间:“冲着我妹妹笑什么笑,居心叵测!你是我大哥也一样!”
“谁居心叵测了,”没吃药否定道,“懂不懂尊重侦探和你大哥啦。”
另一边四重跟诗人也上场了,四重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做出直播的样子。
没吃药大步走过去按下她的手机:“碰上这种事还有心思直播,你这什么反应”
七重指着四重冲着镜头吐槽:“这主播从哪找的一看就不专业,人家直播都喊‘刷游艇’什么的,她这一句话不说,就知道举个手机瞎拍”
“嚯,苍了天了,小七你,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背着我干什么啦。”没吃药说了一半笑出来了。
“这人家小七新副业”诗人抢着开七重玩笑。
众人走到客厅,准备开始阐述各自今天的时间线,诗人刚说了一半,却被突然上场的侦探助理打断。助理递给没吃药一份尸检报告,然后退下了场。
“等一下,咱们这个尸检报告出来了,上面说…”没吃药微微皱眉,认真的研究着报告,“死者姓甄,死亡时间是7月25日下午十三时左右,死因是饥饿性酮酸症中毒导致死亡,也就是说因为长时间没有摄入食物而死”
“啊…”诗人五官皱了起来,像是被渗到了,“这么说他是被关在那里面活活饿死的啊?”
“7月25日?”七重一向会抓重点,“7月25日那就是三天前,那就等于说我们刚才陈述的今天的时间线都是完全没用的”
“那,那我们陈述三天前的也没有用啊”从没碰到过的玩法,没吃药一下子有点懵,“他肯定不会是刚被关进去就死了”
“就是说啊,那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时间被关进那个密室的”四重瞪大眼睛,显然也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七重听见这话,有些奇怪,眼神十分凌厉的望着四重:“我们都还没仔细勘察过现场,你怎么就知道那是个密室?”
“拜托,那个房间的入口是今天我们在镜子后面找到的诶,藏的那么隐蔽当然是密室了”四重很无奈,“你看你这人一上来就针对别人,你肯定有问题”
“但是,”七重面对她的质疑仍然不慌乱,将‘但是’这两个字说的很重,“密室也是你发现的,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平白无故的搬开镜子是为了什么”
“对我当时也在想,”阴阳坐在葬歌的旁边,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好端端的四重为什么突然产生了把镜子搬开的想法,会不会本来是为了引导我们发现密室”
“那行吧,”没吃药看大家越说越乱,适时的出声组织,“咱们各位要不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再详细说一下今天发现密室的过程,这些疑问咱们待会整理完再一一证实”
四重诗人葬歌阴阳七重加上甄是一栋复式公寓里的六名租客,大约一个周前,甄房客离奇失踪,众人寻找无果,甚至还报了警,但是警方也并未找到关于甄房客的行踪。
诗人是网上著名恐怖小说的作家,不爱说话,不善言辞,很少与人交际,听说他都是深夜码稿子。
与他正相反的是四重,四重是网上很火的一个网络主播,因为其美丽的面孔被粉丝热烈追捧,比较活跃。
阴阳和甄都是公司老板,但是阴阳的公司比甄的还要更成功一些。阴阳有自己的别墅,是因为一个月前弟弟执意要住这里,自己又不放心他,才陪他在这里租了一段时间。
葬歌是阴阳的弟弟,还在上高中,是个天真无邪的正太。哥哥对他极其宠爱,他也从小最喜欢跟在哥哥身边。
葬歌和七重是公寓里仅有的没有工作的两个人,葬歌是因为还在上学,七重却是因为一年前被公司开除,从此一蹶不振,窝在家里当起了颓废的宅男,啃着以前攒下的存款过日子,生活拮据。
“小葬你为什么要住进来?”没吃药听了葬歌的自述,有些奇怪,“他们都有住进来的原因,就只有你很可疑”
“对啊,小葬你不是应该跟你哥住别墅的吗”四重身子前倾,看着葬歌。
“我是为了追星啦,”葬歌回想了一下他的剧本,解释到,“就一个月前网上有一篇帖子爆料说附近的公寓区住着很多明星啊,超级多的粉丝都来这里租房子了诶”
“噗…你追什么明星?”诗人一下子笑出来,因为已经猜到了以节目组的尿性肯定是套路,话还没说完就笑得不行
“VC风向局!”葬歌眯起眼睛,嘴角弯弯的,把手伸高指向天空,激动的喊出来,活脱脱一副小粉丝的模样
果不其然,是VC风向局。众人笑作一团,四重边笑边说:“你这什么品味啊”
诗人一秒恢复严肃:“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虽说,他们组合里其他成员是不怎么样,但是组合里今年年刊排第一的达拉我个人是非常欣赏的”说完,忍不住又笑起来。
四重跟他斗起嘴,场面又不受控了。
-搜证-
闹了一阵之后,大家终于回归正题准备开始去搜证,没吃药这个时候早已整理好了思路,冷静的说:“显然这次的案件作案手法不是关键,也就不会有血迹这种指向性明显得证据。所以待会的第一轮搜证,最关键的是理清每一个人的跟甄的关系以及谁的杀机最大,再还有就是凶手一定是公寓中知道密室存在的人,看看谁的房间里有关于密室的线索。”
他微微停顿一下,接着说:“另外一点就是案发现场,那里一定会有谁曾经到过的痕迹。接下来,四重诗人小七一组,剩下我们三个一组,开始搜证吧。”
“搜证喽~”葬歌大喊一声,向前走去。
“哥,”葬歌一刻也闲不下来,“我们先去七重的房间看看好不好,我最怀疑他”
“行,”阴阳一口答应,宠溺地看了葬歌一眼,“你说去哪儿咱去哪儿,哥都听你的”

葬歌小脸一仰,眼睛眯成一条缝,笑了一下。
因葬歌的搜证能力,七重的证据在第一轮就几乎已经被翻了个遍。
三人已经拍了很多照片了,正准备换个地方,葬歌却又从衣柜的暗层里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被一把锁锁住。
“哈~让我找到了吧!”葬歌看见锁一下子挪不动步了,转身在房间里找钥匙。阴阳见她这样,笑了笑,把迈出去的步子又硬生生收回来,继续陪着自家弟弟在七重的房间里找线索。
“死者是租这栋别墅的房客之一,跟他首先有关系的就是四重,她作为死者的女朋友,在死者死后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伤,所以他们之间是不是不像是我们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亲密,也说不定。再然后是阴阳,阴阳和死者得关系也很明确,两人存在利益上的竞争,他们会不会因为利益的纠葛所以…有待考察。葬歌是阴阳的弟弟,目前看来和甄没有过多的接触,只算的上是邻居。至于诗人,我在他房间发现了一些写给四重的情诗,两个人是处于私通还是诗人单恋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初步可以判断他和死者就是情敌关系。最后我们的小七,关于他的证据那就太多了,不过目前我们发现的和死者有最直接的一点的就是死者很看不起七重,曾多次语言羞辱,至于这会不会构成杀机目前还不知道…还有一点就是我发现四重跟小七之间有一段很复杂的纠葛,这个我们待会再让两位当事人详细说。我目前的证据只能推理到这,下面我们大家讨论一下吧。”
没吃药总结完十分帅气的转身做到正中间的椅子上,摆好姿势,大喊:“来,把各位嫌疑人都给我押上来!”
众人坐好,没吃药咬了下唇:“嗯……四重先说吧?”
“我今天的发现不算很多,第一个是在甄的房间里,我发现了他的日记本,我们可以看到这上面写的话,可以看出来甄是一个十分势利的人,他对于没有工作的七弟是非常的看不起的。”
七重也不反驳,坦然的点点头。
“再一个就是我在阴阳的电脑上发现了他与甄得邮件往来,可以看出交流十分频繁,并且火药味很重…”
四重的话还没说完,葬歌突然侧过身子指着身边的阴阳:“哦天啊你们俩是不是有一腿!”
阴阳很无奈的笑出来:“你怎么老说我跟男的有一腿,你看那个字,内容就是很正常的商业交流”
诗人这个时候拿出一张照片补充说:“还有,我还在他的书桌里发现有一个私家侦探寄来的信,上面写的是‘先生,我们已经为您确定过您调查的事,的确是MG集团的甄董事暗中做的手脚’,说明甄是通过不正当的行径来对你使过绊子”
“对啊,”阴阳点头,“所以我俩的通信才会有火药味”
“那你会不会因为这个想杀他?”
“不是,你想想,我一个跨国公司得大老板,浑身上下都是钱,我犯不着为了这点事还去动手杀人”阴阳思路很清晰的给自己摆脱嫌疑,没吃药记了两笔,结束了问话。
“到我了到我了,”葬歌快步跑上台,一转身指了指斜倚在桌子上的七重,“七重你惨了!”
七重看他乐成这样,估计他找到了很多关于自己得证据,一扭头对着没吃药说:“我天,你们搜证的时候是不是把警犬放我屋了?”
“不止我一个人好不好!”葬歌冲着七重喊了一句,随即回归正题,“我在七重的房间里发现了他很多以前的照片,特别有钱,但是他现在却是我们公寓里最穷的人,请问七重儿这是什么原因?”
“很简单,角色卡上不都写着吗,我失业了”七重两手一摊,“我以前干的工作是高级白领,酬薪很高,足以支持我过这些豪华的生活。但是后来由于某些原因,遭到了公司的开除”
“什么原因?”诗人抬头问七重
“我知道!”葬歌把手举高晃了晃,“我在他的桌子下面发现了这张报纸,写的‘正义美女主播揭…揭露白领虐猫真相’…”
诗人仔细的看着照片里的报纸,那是很小的一个板块,夹在众多新闻里很不起眼,他快速的读了一遍,补充到:“还有这里写了‘后经公司查证,现已开除’。”
“那就说明这个虐猫的人就是你!”葬歌像是很生气,“你怎么能虐待小动物呢”
“不止那个被开除的白领是七重,恐怕报纸中提到的‘美女主播’就是四重吧”诗人直觉敏锐,一下子说出关键点
“都已经搜到这了我就一块招了吧。”七重一手扶着桌沿,靠在椅子上,“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并没有所谓的虐待猫,这完完全全是四重杜撰出来的”

评论(4)

热度(15)